關於部落格
歡迎搭訕!!!會回但是可能有點慢兒
  • 268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親愛的少年——關於彭哥列十代目及其家族,或其他(下)

「哈哈哈~又是在玩什麼新遊戲嗎?」
                   ——親愛的山本

  她們說,山本是腹黑。

  山本是腹黑啊,就連他的數字代稱80也是由腹黑的諧音轉化而來,可是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沒看出這個只會在關鍵時刻耍一點心機動一點詭計的少年腹黑到了哪去。他的笑容在所有人裡最天然也最燦爛,常常嘻嘻哈哈的搭上別人的肩,神經粗得特別,有喜歡的女星,會收藏錄像帶,哪怕因為自己一帆風順的前途出現了波折的插曲而想要輕生,也不過是由著青春期特有的脆弱惆悵心思衝動。

  從這一點上來看,山本其實是這群人裡最少年的少年。

  十年後的世界裡我很遺憾的兩件事,其一是雲雀仍然處於敵友不明的狀態,其二就是山本放棄了棒球,縱使沒有全然放棄,也不再是當作一生的事業和追求,充其量只是不能割捨的愛好而已。倘若在以棒球為名的運動漫畫裡他或許是能夠帶領隊伍打進甲子園的角色,但在這部黑手黨漫畫裡他轉業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可仍舊遺憾。畢竟打從一開始他就是以視棒球為人生意義的角色出場,甚至在手腕骨折可能無法再打棒球時選擇了輕生。

  那時的衝動,被山本在黑曜篇裡輕鬆地稱為高台跳水,我不知道如果那天綱吉沒有上去他會不會跳下去,而那已經不再有任何意義,因為事實是綱吉上去了,他們都活了下來。

  也就是在那時,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山本武欠了澤田綱吉一條命。後來他用承諾和誓言去還,用自己的前途去還,用他不多也不少的一輩子去還,甚至搭上了父親的命,都沒有能夠還清。

  比較起來原本就是黑手黨的獄寺,注定要成為十代目的綱吉,習慣了支配並盛的雲雀,熱血得一塌糊塗的了平,山本的人生軌道才是被改變最大的,偏離了原本似乎已經決定好的道路,打棒球或者繼承壽司店,但現實卻並非如此。他執起刀,戴上指環,成為了彭哥列的雨之守護者,黑手黨的一分子。不再是遊戲。

  十年後山本最大的改變,在我看來不是頜上短短的傷疤,不是歷經世事的滄桑眼神,而是他終於承認、開始正視黑手黨這個事實。

  對於這些離成年還有些遙遠的少年們,天野總像是刻意留有餘地似的保有他們同殘酷現實之間的距離,從LAMBO綱吉到獄寺山本,誰都沒有真正下手奪去過人命,甚至連掉進鯊魚嘴裡的斯誇羅都為了示意他還活著被DINO推出來遛了一遍,我總覺得那好像是在說,他們還有著從黑手黨轉向另一條道路的回轉餘地。

  而十年後的山本,不是不再天然,而是沒有資格再天然。

  天野既然能讓十年後的澤田綱吉以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身份被射殺,那就不可能還保有山本刀刃的清潔。他手中的時雨金時不知沾染了多少乾淨或不乾淨的血液,斬殺的不知多少無辜或不無辜的靈魂,以至於他在敘說經歷過的十年時只是斂下眼一語代過,甚至在重述父親的死亡時,也只是因為痛苦麻木的沒有表情。

  總有一天我們都要長大,而將這一切視為遊戲的山本,在被迫承認現實時或許比別人來得更加慘烈。

  有一個場景,在許多同人文裡被反覆上演,次數多到了那些描摹的字句已經爛熟於心的地步,可我還是希望它是真的,希望總有一天,它能成為真的。

  那是某個溫和的午後,陽光像晨曦一樣淡薄下去,山本走在回家的道路上,左右手邊都是他所珍視的重要夥伴,下一秒他終於明白,他手裡所擁有的要守護的東西已經多得快要滿溢出來,不是失去一樣,就會連整個世界都一起崩塌。

  然後他扯開嘴笑,淡淡的朝著曾經站在樓頂想要輕生的少年道了再見。


「我不習慣立於眾人之上,只有立於屍體上我才覺得安心。」
                             ——親愛的雲雀

  雲雀恭彌在我心裡,始終形同一柄顏色純粹氣勢凜冽鋒芒尖銳下手狠戾的利器,是比山本更適合持有冷光刀刃的男人,一身華麗的凌厲。

  我不止一次看見詳細描寫他外貌的文字,諸多作者筆耕勤勉孜孜不倦地認真描摹,從潑墨一樣的黑髮到囂張上揚的鳳眼,俱無靡細不厭其煩。然而對我來說,雲雀恭彌這個人的意義已經大大超出了他鮮明輪廓所帶來的驚喜,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名字,一個符號,一個紙頁裡的黑白剪影,而是一陣蒼涼狂風,呼啦啦襲捲而過,風裡有血液的腥甜氣味,讓人從骨髓裡泛出冷顫來。

  家教裡只有兩個人,從未被提及身世背景家庭過去,一個是REBORN另一個就是雲雀恭彌,相似點還有兩人都是無可非議無庸置疑的,強。讓人以為這種強者就是要橫空出世劈開一方天地,天野故意把他們走過的路塗上一層又一層厚厚的黑影,甚至不肯留下一絲風聲線索讓人們去猜測揣摩端倪,而他們目不斜視趾高氣昂地往前走,像是把所有過去都斬於腦後不留痕跡。

  如果說骸在黑曜篇最後和指環篇裡還展露了一點身為人類的無奈掙扎,那雲雀從頭到尾就只是強,很強,非常強,被人偶爾出千打敗一次會唸唸不忘咬牙切齒哪怕失去意識身體崩潰死活都得把對方揪出來按在地上痛扁一頓的強。我比較慶幸的是雲雀只有強者情結而沒有變強情結,在硝煙戰火之中成長對他來說是本能而不是目的,不然恐怕我就只能看他跟了平同學一起去挑戰極限了。

  雲綱這個CP,對於萌上的人來說簡直是一種自虐的自娛,並中最強的風紀委員長和最弱的廢柴澤田綱吉,幾乎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就算是作為擁有「終極吸鐵石」體質的主角,澤田綱吉和雲雀恭彌間的聯繫也脆弱微薄得不可理喻,事實上當彭哥列十代目死亡的消息最初曝出來的時候,當了十年的雲之守護者終於厭倦下手咬殺首領的念頭足足在我心裡盤旋了好一會兒才散去。從一開始就出於非當事人本身意願的相遇注定了澤田綱吉在雲雀面前的戰戰兢兢、惶恐不安、以及發自內心的恐懼和信任,比起對於六道骸的不忍和同情,面對雲雀恭彌的澤田綱吉恐懼得根本沒有了施展溫柔善良的餘地。

  無論山本和獄寺十年前吵得再狠鬥得再凶處得再水火不容打得再不可開交,十年後也會成熟到作為彭哥列十代目的左右手和平共處甚至攜手合作,可雲雀恭彌,簡直就像是輕鬆穿梭與十年時光之中的一道影,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一如既往孤高的浮雲。常識公理還有歲月,在他眼裡都是不值一提的存在,他從不屑被這種無趣的東西所捆綁束縛,於是乾脆利落地打破。這樣一個人,如果沒有足夠好的理由和羈絆,要他成為彭哥列十代目的雲之守護者、澤田綱吉的家族成員根本只是一相情願的天方夜譚。

  大多數同人裡似乎都喜歡把他描寫成一個少言寡語的撲克臉冷面派,我往往只能報著不太理解的心思看下去,而真正看了叫人覺得入木三分拍案叫絕的描寫,是《脫軌》裡的一段——「雲雀恭彌並不是單用冷酷原則來製造沒水準的強悍表象的人。他會笑,會打招呼,甚至會報以一定程度的關切,但是就是這樣才更令人不寒而慄。」雲雀恭彌並非缺少常人的慾望和感情,只是種類和方式都太另類,他的溫柔亦然,就像是塗在純黑外套上的一抹血色,那麼輕易就被忽略淹沒,不醒目也不刻骨,只有仔細辨認才能勉強循出一些蹤跡。家教裡他說過最體貼的言語,是在指環戰前站在澤田綱吉背後時的那番話,那次他被獄寺稱為「少見的安分」,而直到那一刻我才真正瞭解,他們說浮雲是最接近大空的含義,儘管他們似乎一直都只能看著對方的背影遠去。而那條由於不可侵犯規定從未使用過的通道,終於有了打開的一天,不管出於什麼理由,向來獨來獨往的孤高浮雲終於小小的妥協了一次。

  之前給前言裡的某人推薦家教這套漫畫介紹雲雀的時候,我纍纍贅贅羅羅嗦嗦地說了一大堆諸如鬼之風紀委員長超級愛校生並盛帝王之類的廢話,而下次若再有同樣的情況,我想我只要指著天上說一句話就夠了。

  那朵離天空最近也最遠的浮雲,就是雲雀恭彌。


「不斷挑戰極限才是男子漢的真諦!」 
                  ——親愛的了平

  動漫同人裡一向有兩種人不好寫,一種是神秘得摸不著邊際,另一種是純粹得看不清脈絡。

  笹川了平則不在前者之列。

  如果十幾年前笹川家確實沒發生過什麼諸如壯士託孤之類的事的話,那麼我只能和風太一起感慨人類基因突變之莫測高深,典型實例就是了平京子兄妹。這倆人除了神經粗到什麼詭異的超現實情節都能自動全盤接受以外幾乎再沒有什麼可以稱得上是共同點的地方,讓人不禁覺得天野是為了讓了平有理由成為阿綱的家族成員才硬是扯上了這麼一層血緣關係,總之一句話,太牽強。大概直到指環篇裡了平對阿綱敘述自己傷疤的來由和變強的執著時,我才感受到一點這對兄妹間的深厚羈絆。有些事,湮沒在時間的夾縫裡,混雜在歲月的記憶中,當時或許波瀾壯闊,血淚縱橫,當事人現在提起來,也不過是風輕雲淡,不足外人道知。那刻了平說不能讓京子擔心時,臉上有男子漢的堅毅線條,語氣平靜得沒有悔意切齒,只是目光沉穩堅定,像恆久不變的太陽,光芒耀眼。

  現如今興的是美型當道,性格標榜,《家教》裡醒目的人物更是萬紫千紅層出不窮,而笹川了平在各類同人裡往往被簡化成了一個模糊的字眼,一切都往極限上靠。我想說他或許單純,卻絕不是一根筋通到底的愚笨角色,不然他不會在醫院裡跟聞訊趕來的阿綱笑著說「我沒打算跟京子說實話,所以我們先來套好詞吧」這樣靈活。阿綱對他的稱呼很有趣,一開始是京子的大哥,然後是了平大哥,再之後似乎就可以直接簡化為大哥了。而大哥這個稱呼,無論有沒有血緣關係了平都當之無愧,我一直認為,在家族裡真正給予阿綱無理由的支持和信任的,是了平。獄寺山本有阿綱的救命之恩在前,骸LAMBO雲雀有REBORN的不擇手段在後,唯有了平,是沒有巧合機緣僅憑短淺交流便對他報以強烈的信任,甚至不惜放棄自己一直以來的運動會霸主地位推薦阿綱,心甘情願作為他的助力披荊斬棘,這是男人之間的欣賞,沒有妒忌,沒有偏見,只有不斷的挑戰和超越,獄寺尚有『比我大的人都是敵人』這種孩子氣的敵對意識,可了平沒有,他比任何人都要純粹,這是常常被我們所忽視的,難能可貴。

  我們似乎時常會抱怨晴天時的陽光太盛,照得人汗流浹背心生煩躁,也大都因為晴天太過常見而忘記了,只有在天氣晴朗萬里無雲的天氣下,我們才能肆無忌憚地歡笑玩耍,沒有了嵐雨霧雷雲固然會非常單調,可沒有晴天日照,我們則什麼都做不了。

  了平就像他晴之守護者的稱號,是帶有熱度的男人,或許不像阿綱的大空來得溫柔和煦,但那是能夠照亮一切的耀眼光芒,直上雲霄無物可擋。

  大哥,請你一如既往地極限下去,不然我怕不知道,來路在哪裡。


「一開始就想成為黑手黨的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親愛的DINO

  我遇見這個男人的時候,他已經擺脫了可以稱之為少年時代的青澀歲月,捱過了REBORN寒冬一般的嚴酷訓練,隨著列恩未卜先知的璀璨化繭一起,翩然成蝶。

  於是我們眼裡出現的是跳馬DINO,遊刃有餘的黑手黨老大,加百羅涅傳奇的首領,REBORN上一任的得意弟子,阿綱的師兄,或許後面還要加上斯誇羅的同學、雲雀的家庭教師諸多附屬身份,但這都無關緊要。我們只記得他甫出場時的龐大陣仗,即使後來有終極BOSS體質這一搞笑設定扯後腿,也無法阻擋這個男人轉過身來那一剎那的光芒萬丈,意氣風發。

  於是有人就此淪陷,叫著「DINO BOSS 我永遠追隨你~~~」投奔加百羅涅而去,可是這裡我們不說稱職的家族首領,我們只說原著裡匆匆帶過的黯淡影子,那個當初如阿綱一般掙扎哭喊著「我不要成為黑手黨首領」的可憐少年。

  DINO第一次來日本的時候舉著的名義是「我來找可愛的師弟玩,順便傳授如何從一個廢柴成長為BOSS的經驗秘訣」。他後來的行為也的確驗證了他真的只是專程來玩的,而傳授經驗只是順便,因為後者在山中訓練校園雪仗新年對抗的過程中被他華麗麗的遺忘了,所以我們能夠知道的只有他接受過REBORN挑戰非人道極限的BOSS育成課程並成功畢業,而關鍵部分『他到底是怎麼認命的』依然是謎。那裡面或許有所謂的青春熱血,有不可避免的汗淚交織,有不為人知的內心鬥爭,有幾乎不可能出現的風花雪月,更有可能的是他在訓練間隙不堪負荷仰天高喊一聲「非人哉」然後被扮演上帝的REBORN一個天劫劈下就此大徹大悟,然而無論真相是哪個,他都已經撤回前言推翻過去,心甘情願地擔上教父之名,義無返顧地奔向槍林彈雨硝煙烈火,為了他的家族和家族所擁有的一切,成為人人稱羨的優秀首領。自此光明與黑暗,普通人和黑手黨涇渭分明,他站在陰影之下,再也回不到陽光潔白的另一個世界。

  她們說DINO看著阿綱的時候,多半是抱著在看過去自己的柔軟心情,這個少年和他當初走過的路途是何等的相似,不同的是他早早就預料到自己應該反抗無效,面臨的只有一個結局,阿綱卻是在平凡成長了十幾年後猛然間人生志願天翻地覆,這一點差別注定了他在成為首領之路上要比DINO走得更為艱辛,而DINO站在終點遙遙地看他一步一摔一步一摔的前進,臉上掛著的是專屬於前輩的意味深長。

  不是沒有人質疑過,DINO是否真的樂於見到阿綱步上自己的後塵成為另一個自己,這個比從前的自己更加單薄瘦弱的少年,所要肩負的卻是比他的加百羅涅要大的多也沉重的多的彭哥列,作為前車之鑑,DINO不會不清楚,當上黑手黨首領後能得到多少好處,以及比好處不知多翻幾番的責任、危險和痛苦。他應該比任何人都有資格評論,是否該讓這個涉世未深的少年越過中間色直接跳進黑暗裡。我曾經想過,如果DINO和彭哥列九代目不是可以託付要事的私交甚好,如果不是其他候選人都被殺所有人都信誓旦旦的說只有澤田綱吉能成為彭哥列十代目,DINO是否會將那個站在黑白界線上驚惶無措的少年輕輕推開,對他說別過來,你不適合這個世界。

  九年零十個月後澤田綱吉死於眾目睽睽之下的射殺,與此同時加百羅涅陷入苦戰DINO至今未能抽身來看一眼他從過去遠道而來的可愛師弟,我不知道他是否有餘暇在血雨腥風之中為彭哥列十代目獻上一朵白色花,靜默哀悼另一個自己的死亡,或是後悔自己當時沒能推開他,要他趁早脫離這個殘酷的世界回去喝媽媽煮的湯。

  而現實是多年前那個夕陽未下的傍晚,他握住那個和過去自己身影重疊起來的少年的手將他拉了進來,說歡迎加入黑手黨的世界,你會成為一個好首領。

  一晃眼,此去經年。

  (全文完)


《作者後記》

  我想大概已經有很多人都發現了,前言裡進行對話的三個人其中之一,就是我。

  那是在今年理化生會考前的某一個下午,我從班主任那裡順來了某位前輩被沒收的《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第二本,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藏在物理書後面看完又悄悄按原樣擱回去,然後回家上網看完了前八本,然後註冊了某論壇大搜同人文,然後每週固定開始追圖透字透漢化連載,然後在為澤田綱吉被十年後火箭炮轟到了棺材裡足足提心吊膽了一個禮拜時我才猛然驚覺,原來自己已然萬劫不復。

  令人遺憾的是,班裡看漫畫並被成功推廣迷上《家教》的加上我在內統共只有三個人,而且我們通常為了各自迥異的喜好唇槍舌劍甚至大打出手,我為此萌生了寫點東西讓他們倒戈的念頭,結果是顯而易見的,一開始推崇獄寺白蘭的現在還是推崇獄寺白蘭,他是視覺系愛好者;一開始就熱愛DINO骸二十年後LAMBO的現在也還是熱愛DINO骸二十年後LAMBO,她是徹頭徹尾的顏飯;而一開始堅定不移地萌雲綱獄綱山綱ALL綱的我至今也仍然堅舉雲綱獄綱山綱ALL綱大旗不可動搖,事實證明,CP這種東西就是要帶有不可調和的雜亂美感才有趣,嗯。

  開始寫《親愛的少年》的動機異常單純,我只是想讓別人通過一些單薄的文字對我愛的人物也燃起愛來,因此雖然我已經再三告誡自己要寫得儘量客觀,但其中滿滿的私心還是在所難免,我並非忠實的原著愛好者,有更多被稱為透徹的深入的東西,是從各形各色的同人裡看來的,有很多時候,看到一句簡單的描寫我甚至就會掉下淚來,為那之中作者付諸的深厚感情,為自己心疼著的那個少年,為他們正在進行中尚不明朗的未來,世事難料,就算你告訴我這是主角萬能死而復生的少年漫畫,我也幼稚到忍不住為其喜而喜,為其悲而悲,為那麼一瞬間的多愁善感柔腸百結而下筆行書,落一點詞句權當紀念。

  有一些人,我原先以為是寫不了那麼多,或者沒什麼可說的,比如山本,比如雲雀,比如了平,可真正開始動筆才發現,可寫之處多到我都不知該如何煞尾,這時我才真正瞭解,天野的原著僅是一副精巧骨架,她留下的伏筆是脈絡,點綴的細節是血肉,而真正為其畫皮描眉的,是眾多愛著《家教》的人和那些同人,他們在天野筆下是漫畫角色,而在有心有愛的同人作者手中,才真正成為了一群活生生笑著哭著的,人。我該如何的慶幸,能夠看到這麼多顏色鮮活的生命。

  至於說我有愛的人,我覺得這著實是過譽了,比我有愛的大有人在,比如某位強者的《解讀柿本千種的二十六個關鍵詞》讓我歎為觀止。還有被我或多或少引用過的妙文,都是令人拍案叫絕的字字珠璣。

  《親愛的少年》一共八篇,以LAMBO為始,以DINO作結,其實原本還有京子小春REBORN等想寫的,但想到要切合少年這個題目就還是先算了,或許將來會寫來作補。
最後,再次感謝能夠看完,留下痕跡或沒留的各位,多謝你們。

  那麼,這就是後記。


------------------------------------------------------------------

(以上轉載至崑崙的藤宮琉璃)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完

裡頭有些公式我也曾發現過『雲雀攻彌招待綱吉到招待室,並在1分鐘之內』『花痴骸』

這些設定不能說是討厭,我甚至還很喜歡,但是枯燥乏味。

天野下的人物,就這麼的被同人文同化了。

阿骸並不花痴,雲雀並不邪惡,山本並不腹黑,獄寺並不單純

他們都是健全的少年。

阿骸的過去,雲雀的性格,山本的表達,獄寺的思考。

這些在同人文全數掠過,反而造出的是心裡妄想的人物

之前,CWT場我買了8本同人本,其中有一本叫『美麗地獄』(BEE*樣)

內容稍稍略偏悲文,但我很喜歡,百看不膩

很喜歡作者對骸的解釋,強顏歡笑

我身旁的同學看了後紛紛道『看不懂』.『好複雜』

甚至連好難看都說出了

後面作者有解釋,你們也說不想研究

你們沒有深入,當然很難看

大家都被同人文給同化了阿.....原作就這麼模糊了

恩,不多說了....


謎哉,筆





下面是無名的大家


回應
 

身為一個腐女創作者,究竟是要依照原作或是捏他都是備受爭議的!
看完了,很感動,很深刻的觀察每個角色。
或許現在同人的定義已經模糊了...甚至膚淺,
同人創作什麼時候開始只是為了表面,裡面的內涵和劇情都不重要了
吧!
這就是現在的同人創作吧!
或許我沒資格說這些,但一部好的同人作品不是只有畫風好或有配對就
好,現在沒人在乎了吧!

a1090404 於 October 29, 2007 04:44 PM 回應 |

是阿,(笑)我也很感動呢.....
不過想相對的很沉重
畢竟事實被打了出來

現在的同人,真的已經忽略原作了
畫風其次,我渴望的是內容

joanne83717 於 October 29, 2007 05:15 PM 回應 |


看的出那位筆者對家教的喜愛很深

嗯...怎麼說呢...
同人原本的意義在於自己寫出自己所想要,
原作裡遺憾的的情結或收場,
但現在已經快要成為妄想創作了吧ˊ ˋ
雖然自己的東西大成也是如此

其實不只有台灣的同人創作這樣,日本亦然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普遍接受認可如此扭曲的原因吧

謎哉說的不錯(笑)
但現在真正懂得欣賞擁有內涵的創作的人快不多了
因為太多太多東西的精簡、膚淺、普遍,
開始讓所有的頭腦開始退化、開始簡單,甚至不願思考

很多真正在研討人生中或許會面臨的問題等等的漫畫也是,
因為太多人取決於畫風、取決於浮華的包裝,
使得真正有意義值得我們深思閱讀的好作品就這樣被忽視不見了

m9392 於 October 30, 2007 05:54 PM 回應 |

怎麼說,
真的很感嘆阿ˊˋ
說真的有內容的我還是絕的日本較為多數
死筆,NANA,翼這些作品我都很喜歡
但有人因為看不懂就討厭他....說貞的
為何不試著去了解?

joanne83717 於 October 30, 2007 11:17 PM 回應 |

看完之後,只能說連我也被同人的妄想同化了
或許有些是輕鬆,看起來其實很不錯
但是太多太多的劇情相同,幾乎讓我對家教的同人文感到疲乏
我喜歡看的文章甚至是同人文好了
也是那種偏向悲的文章,他會以一種輕描淡寫的方法去描述
常常,明明是很平淡的一句話便會讓我的眼淚掉下來
那樣的悲哀,是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painleaa 於 December 30, 2007 02:32 AM 回應 |

你好,我只是個熱愛雲綱的路人(笑)

當然,我是特別留意大人對雲雀和阿綱的描寫,不過其他人的描寫我也很喜歡
本身我是個all綱然後是雲綱至上山綱迪綱副命這樣
然後我對骸的情意結又比較深這樣

很久之前已經明白了,骸不是那些惡搞中抱著阿綱吃豆腐的變態鳳梨
我其實也很喜歡骸這角色
是說例如他把犬和千種當成工具一般利用,可是他卻為了他們而犧牲自己而被困在冰冷
黑暗的水牢之中
其實骸有他溫柔的一面。即使他極度憎恨黑手黨,可是他還是有人應有的感情。
所以我不認為他只當犬和千種是工具,是個總要以殘酷的方式表達溫柔的人

至於雲雀方面,的確,愛上雲綱是自虐的方式(猛點頭)
萌點是什麼我不知道,重看家教後發現他們之間的交流也少得可憐
我寫著雲綱的文,其實我一直都捉不了這配對的感覺
私心很希望雲雀對阿綱有專屬的溫柔,奈何雲雀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於是我就寫了那些溫柔雲雀的文章OTL)(我只會說不會做吧)
或者…雲綱之中的主動反而會是阿綱呢
然而我總是相信雲雀總會對阿綱偶爾露出溫柔,即使只是一個細小的擁抱、親吻、話
語、微笑也好
可能我就是喜歡(也可以說期盼)雲雀在殘酷中對阿綱的溫柔,雖然可能只會是王者對
弱者的施捨

還有很多的感想…可是不夠字了=_=
以上只是我小小的愚見
另外,大大有沒有什麼好同人介紹XD(喂)

初鋼 於 December 31, 2007 08:56 PM 回應 | email

>>painleaa

越是平凡越不平凡,
我這麼認為的

我跟大大一樣:)喜歡看一些淡淡的文章

我覺得,那裡面的每句話都帶著心
常常只是一句話,就把我的思緒打亂

那種悸動是悲文以及淡文才有的

沒有起伏,宛如平行線

卻深深的打動我的....

>>初綱

我妹看到您打的說了句「天阿!這是人打的嗎?」(笑)

但是這篇不是我打的噢,我是從崑崙的藤宮琉璃作者轉來的

因為帶給我極大的感動所以才發在這的。

沒想到許多人回呢:Dˇ

我一直覺得骸是個帶感情的人,
只是他以殘酷襯托出他的溫柔,或許是自小以來的環境吧?不善表達言語,只能隱隱約
約的微微露出他的一點溫柔。
然而只有看著劇情,卻不深入的人
卻打從心裡的厭惡他,這讓我真的很難過


當初,柿子,犬在他們的家族過著苟延殘喘的生活。
當初,解救他們的就是「骸」
或許當時在幼小的他們心中骸就是一種生存的意義
一種依賴,一種牽絆
骸也相對的依賴
笑嘻嘻說著你們會妨礙我,會成為我的拖水瓶
然而卻因此而在水中
如此悲傷的事阿。

但是在守護者之戰他卻又帶著笑容從霧中走出
明明這一切都不好笑
10年前到10年後
骸都沒有附生在綱吉身上
明明機會多的是阿。
或許是感受到了家庭吧?
綱吉對骸的恐懼以及體貼
或許就把滿滿的恨溶化了說不定。

然而不行的,連收養他的家族骸都能一一殺戮,那區區的彭哥列他又何嘗不毀滅呢?
這之後就得看天野了。

雲雀,

私也是雲綱愛好者(笑)

當初會愛上雲綱是因為甜文

但是翻翻家教,發現真實的雲雀根本不是霸道中帶點溫柔
而是強中帶著更強

感覺雲雀的一生就只有殺殺殺似的,看到群聚動物就咬殺,然後在露出一抹詭譎的微
笑。
似乎夢想就是成為世界的強者。

在10年後,最不合群的2人
就是骸跟雲雀了,
其他的山本,了平,獄寺,藍波
都是安安分分的在他們所仰慕的10代下工作
反觀來看,雲雀會答應做守護者只是純粹的要追求殺戮的快感
沒有意義,只是一昧的追求

或許恭彌覺得這才是生存的意義。



阿阿,打好多(驚)

joanne83717 於 January 6, 2008 02:01 PM 回應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