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搭訕!!!會回但是可能有點慢兒
  • 281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骸-闇の向こうに

這個世界裏不存在什麼光芒 銘刻在我體內輪回六道前世的記憶 無論看向哪里 一定都是回蕩著殺戳和悲鳴的黑暗的世界 所以我知道的 知道這個世界裏沒有光芒 那麼 就用我的手把一切引入真正的黑暗裏吧 因為這就是我 向著孕育出我的這個世界的 復仇 骸 黑暗的對面 犬“這邊!骸大人!如何?雖然有點破舊但是很寬敞吧!” 69“是被遺棄了的娛樂設施嗎?這裏…好象是電影院呢。” 犬“又有屋頂!又沒人會來!還有許多有趣的東西!” 69“誒…作為隱藏地很不錯了,有這種寬敞度的話,也很容易佈置陷阱吧。做的好,犬。” 犬“嘿嘿~被骸大人稱讚了~” 柿子“反正是偵察中迷路偶爾找到的吧。尋找走散的犬,真麻煩。” 犬“羅、囉嗦!不讓柿P你在我找到的保齡球館玩!” 柿子“無所謂我不會玩的。” 犬“誒就算你等下求我我也不會讓你玩的!!絕對絕對不讓你玩!!” 柿子“呼……骸大人,關於今後開始的行動?” 69“對呢……我們所持有的情報太少了,首先要確定彭哥列十代目。” 犬“抓住那邊的那些傢夥讓他們招出來不就好了嘛!” 69“這太困難了呢。彭哥列十代目在日本的情報是只有彭哥列上層的人才知道的最高機密的樣子呢。說起彭哥列,是義大利最強的黑手黨,敵人當然也眾多,為了從敵人眼下保護下任首領,很慎重的吧。是不是非常高明的讓他過著普通的生活呢。” 犬“那要怎麼找啊?” 柿子“犬,骸大人自有主意。” 犬“呃啊?什麼樣的?” 69“KUFUFUFU,無論怎麼掩飾,黑手黨都有獨特的掩蓋不了的氣息。彭哥列十代目的周圍應該也有這樣的人才對。就是說,擁有那種程度身手的人們。” 犬“就是說找厲害的傢夥就行了吧?” 69“躲在黑暗裏戰鬥也有被對方察覺的可能,或者先混進去再大鬧一場吧。現在他們還沒有追到我們的足跡,也找到了隱藏的地方,稍微放鬆下吧。” 犬“誒——我想快點戰鬥的說~” 69“不用著急,到時候總會見到的、最棒的獵物。” 69“感覺如何?蘭恰前輩。” L“有什麼事。” 69“呀列呀列,我被討厭了呢。以前你明明是那麼疼愛我的說。” L“因為那個時候,我是把你當作弟弟一樣。就像家族對我那樣,也給於沒有味道69“KUFUFUFU,好懷念呢。誒,你真的幹的很好呢。” L“那個時候……如果能察覺到你的身份的話……家族的同伴們也不會……” 69“沒用的。無論你做什麼也阻止不了我的。因為我的目標一開始就是你。” L“什麼!?” 69“如果可以得到被喻為北義大利最強的男人的你的話,在很多地方都能派上用處呢。眼下,你到現在為止的確是非常有用呢。” L“為了利用我……就連家族也……” 69“當然也有這個原因,摧毀家族是必然的。我說過的吧?我痛恨黑手黨。痛恨到想把他們從這個世界上全部抹殺掉。” L“唔!!” 69“KUFUFUFU,然後,這回的對手是彭哥列家族。” L“什!?” 69“很大的獵物對吧?也要再次借用你的力量呢。前輩…” L“你還想讓我殺無辜的人嗎!!” 69“啊啊~但是不活捉彭哥列十代目的話……呐前輩,你知道嗎?彭哥列的首領似乎代代都能使用不可思議的力量呢。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力量,但是的確是那份力量支撐著彭哥列。實在是很有魅力呢。” L“難道說…想像我一樣操縱他嗎?” 69“誒,沒錯。使用彭哥列的力量,消滅彭哥列。KUFUFUFU……光想像就很快樂了呢。嘛……不實際看到那份力量的話就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少用途呢。” (骸的腳步聲) 69“到你出場的時候,我會來叫你的。在那之前請安分的呆在這裏吧。” L“為什麼?” 69“什麼?” L“我已經被你付身了很長的時間,所以會有極短的一瞬間,能感覺你。” 69“哦?” L“你雖然嘴上說著憎恨黑手黨,但是我可以看到你那‘空洞’的內心,對於黑手黨的那份執著是真的嗎,你真正想破壞的到底是什麼?” 69“呼……說了很有趣的事情呢。真的是稍微在你附近太久了的關係吧……KUFUFU……好吧……你想知道吧?我心中黑暗的……那個盡頭……” L“骸……你……” 69“害怕嗎?說的也是呢,反正你也是理解不了的。你只要按照我的命令戰鬥就可以了。我很期待你哦,前輩。” 犬“日本學校的校服真奇怪~啊不行!脖子那裏好辛苦!脫掉吧!啊,啊咧?柿P你不脫嗎?” 柿子“我這樣就好。” 犬“啊呃…嘛隨便啦。但是事到如今還去學校什麼的真沒想到呢!我還以為是完全和我們沒關係的地方呢!黑曜中嗎…好象很有趣呢!” 柿子“又沒可能成為真正的學生,只是為了收集情報而已。” 犬“我知道的啦!但是稍微期待下也沒關係吧!” 柿子“呼……總之別太鬆懈了。” 犬“是~是~吃飯吧~你買了什麼?” (翻袋子) 犬“……呐柿P……” 柿子“什麼?” 犬“骸大人他究竟為什麼救了我們呢?” 柿子“你是說這次越獄的事情?……還是說那個時候的事?” 犬“兩方都是~比起帶上我們,骸大人一個人的話不是會比較輕鬆嗎?那究竟是什麼呢我在想~” 柿子“……我不知道。” 犬“誒誒~~柿P不知道的話我也不知道!去問問骸大人吧~” 柿子“無論骸大人是怎麼想的我都會追隨他,僅次而已。” 犬“嘿…說的也是~為了骸大人的話我能賭上性命的說!踹飛黑手黨也很爽的說~” 柿子“幹的太過活而爆走,犬一直在中途就沒了影。” 犬“才沒有那種事呢~柿P才是…別被幹掉了。” 柿子“不用你多操心。” (蘭:好長啊累死了囧) 犬“上面的那些是朋友?把脖子洗乾淨等好哦!我會按順序來做你們對手~” L“這樣就明白了吧,你們沒有活路。放棄希望吧。” 柿子“是骸大人的……命令。” 69“沒錯。我就是真正的,六道骸。” 27“骸……不打倒你的話……我死不瞑目!” 27“唉誒…” R“手停了哦廢柴阿綱。” 27“好痛!你幹什麼啊裏包恩!” R“誰叫你在學習中看著天空發呆。給我認真的做。話說回來這本來就是黑曜戰後因為肌肉痛而倒下偷懶時留下的份。” 27“我又不是故意偷懶的!那個時候我是真的以為會死呢……稍微休息一下……” R“太天真了!” 27“唔哇!好痛痛痛……” R“真是的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27“唔…恩……骸他們……怎麼樣了啊……?” R“又是這個話題啊。我不是說過這是不用你操心的事嗎。” 27“很在意啊!雖然說他們是敵人,做出的事情也不能原諒……但是!” R“如果你有空想這些無聊的事那就追加作業吧。把這些也做了。” 27“誒!?這些!?全部!??!” R“今天內全部完成。快做,完不成的話……你知道結果的吧。” 27“咿!!!我做就行了吧!!做就……” R“因為阿綱的死氣之火被淨化了黑暗鬥氣的骸,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說不定什麼都不會改變,但是,也可能總有一天在什麼地方再次相遇……” 69(犬付身中)“千種,千種,請起來。” 柿子“犬……骸大人!” 69“沒錯,是我。雖然對不起犬但是稍微借用一下身體。” 柿子“骸大人……現在在哪里?” 69“在地下的牢房。四周都有監視攝像機,用我的能力的話就能像這樣不被發現的過來。話說回來,傷勢如何?因為我很是胡來了……” 柿子“沒關係的” 69“犬也似乎總算可以動了呢。蘭恰似乎不在附近。或者說是沒有進入這裏嗎。嘛……如果是這樣的話也沒辦法。只有我們也要逃出去。準備好了的話我會聯繫你們。在這之前請忍耐一下。” 柿子“骸大人” 69“什麼事” 柿子“總有覺得骸大人和平時不同的感覺…” 69“KUFUFU,說不定是那樣呢.不明白為什麼麼?我現在心情非常好呢.” 柿子“骸大人..” 69“這也是彭哥列的力量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變得更想得到了呢...” 柿子“骸大人...” 69“為了這個目的首先要從這裏逃出去呢....能跟著我一起來麼?千種” 柿子“..是的!” 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光芒也說不定 在戰鬥中燃起的那灼熱的火焰,是他生命的光芒 那份熱量,我想再一次用這雙眼睛確認 不是幻影,是真真切切的在那裏 我還會再次站在你面前的吧 在這之前,現在在這黑暗裏沉睡,也不是壞事 總有一天,直到被耀眼的光芒喚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